2015.12.11登顶三奥巴谷多之行

时间:2015-12-25 作者:似水流年 [巴谷多] - [游记]
0 2175
相关线路推荐
抢购【巴谷多】——4000米级入门雪山攀登不是梦(2.5日行程)
【巴谷多】——4000米级入门雪山攀登不是梦(2.5日行程)
巴谷多是一座普及型山峰,行进路线清晰,风景优美,是初级户外运动爱好者体验徒步露营、登山摄影的好去处。
¥0
摘要:...

      很多时候,并不知道为什么会那样毫无目的的去做一件事情,但终究还是做了,就像这次雪山之行。
      以前看过李大眼的一篇文章,写的是北面(the north face)组织的一次哈巴雪山登顶的经历,那一次他亲眼目睹了哈巴雪山登顶以来的第四次山难,一男一女摔下悬崖。在他的描述里,登雪山,并不是一件好玩的事情,自虐、危险、无趣。
      去三奥雪山之前的那晚,半夜突然醒了,起床又找出李大眼的那篇文章读了一遍,然后用手机百度了一下国内的雪山登顶的故事,了解了一次次山难,和一些在山难中失死去的人,突然觉得这毫无意义。我很赞同李大眼在距离哈巴雪山峰顶还有七八米的时候决绝下撤到大本营后,看到的某位网友的留言:不是你征服了哈巴,而是哈巴让你过了。谁说不是呢,用仓央嘉措体来讲,你登顶与否,山还在那里,不悲不喜。

      尽管如此,最后还是去了。一者想体验一把登雪山的感觉,不为装逼,为了一种陌生的体验;二者顶峰海拔不过4400米的巴谷多确实算不上难,也没多大危险。
    背着鼓鼓囊囊的登山包,一路风尘仆仆地赶路,从豪华大巴转乘普通中巴,然后站着拖拉机从黑水县上山,一路上同行人群在拖拉机上欢呼雀跃,我没有一丝丝激动,毕竟,几近而立之年的老男孩都会慢慢会变得波澜不惊。拖拉机在土路上颠簸了一阵,开到一户藏家院子里就再也无路可走了。开始背着露营装备在高原红柳和高山杜鹃的灌木丛中穿行,坡很陡,一路除了半山腰遇见的牦牛和马匹,满满的都是隆冬高原肃杀的景象。树枝上的松萝挂得长长的,灰绿色,没有了夏日的灵气。远远地能望见雪山,并不太清晰。穿过高山灌木丛,一大片开阔的草地上有更多的牦牛和马匹,枯黄的浅草,过度放牧已经让很多地方有了荒漠化的印记。在三千多米的高山草地,生态环境被破坏之后是很难恢复的,可就这样的立地条件,除了放牧,还能做什么呢?

      再往上走,在背阴的地方可以稀稀落落地看到没有融化的雪,越往上走雪越多,六个小时的攀爬,终于到了安营扎寨的地方—一处开阔的草地,海拔3800多米,雪地里一群牦牛在暮色中自由地转悠,雪山顶上还有淡淡的一丝丝浅黄的霞光,天气并不好,云彩也不绚烂,我拿着相机对着雪山、牦牛、马一阵狂拍。同行的伙伴开始搭锅抟灶,砍柴煮雪,备置晚餐。夜色朦胧,我站在牛马饮水的一个小小海子的冰面上看着雪山反射光中牦牛和马匹发呆,冰结的很厚,踩在上面感觉和石头一样坚硬。缓坡上两匹马亲昵的依偎着,我拍下了它们剪影,也是我唯一满意的一张照片。

      不远处的营地搭着五颜六色的帐篷,一群人围着篝火吃火锅,气温很低,我把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并不想去凑热闹,一个人安静地看看风景。小伙伴给我端来两碗火锅,热腾腾的冒着白烟,我喝完萝卜汤,感觉暖和了些,又拍了几张照片,觉得效果不好,便起身往营地走去。

      夜色渐浓,篝火显得更亮。大家都围在篝火边说说笑笑,唱歌、聊自己牛逼或者瓜逼的经历,讲自己爱过的人和错过的爱情。听着他们的故事,比如有个男孩为了给他另一个城市的女朋友一个惊喜,骑着单车骑行了几千公里,然后一直在学校门口等女孩出现,科等来的却是女孩和另外一个男孩牵手走出来的画面,然后调转车头,离开了。这故事我听完并不感动,因为我的另一个好朋友也和他遇到过一样的事情,见的人多了,走的路长了,听的故事多了,会发现虽然人各不相同,但某些故事总是那么相似。突然发现,自己确实是年龄大了,虽然,他们闹的时候我也一起闹,大家唱的时候,我也会跟着吼,但就像朱自清先生在《荷塘月色》里的一句话:但热闹是他们的,我什么也没有。
 

      气温零下十度左右,围着火堆,依然觉得挺冷,转身钻进帐篷准备睡觉时,才发现丢在帐篷外的登山手杖柄上已经结了厚厚一层霜。
    深夜,气温越来越低,薄薄的睡袋完全抵御不了阵阵寒气,帐篷外牦牛夸张地奔跑着,重重的脚步声像电影侏罗纪公园里面暴龙靠近一般,我担心它们随时都会踩过来,周围的帐篷已经传来阵阵鼾声,我被寒气和牦牛折腾地完全没有了睡意,把帐篷打开一条小缝往外看了看,牦牛群在距离我们十来米的地方围成一个圈,或许是为了御寒,隔一会儿便发疯似的奔出一段。半夜,帐篷顶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声响越来越大,我知道应该是下雪了,但一点都没有起来看看的冲动,零下十几度的感觉真不好受。

      艰难地挨到第二天六点多,收拾东西起来准备冲顶了,我只背了水杯和相机就出发了,地上的雪已经积起了厚厚地一层,冰抓踩在上面软绵绵的,走起来费力了不少。从海拔三千八到四千四,垂直距离只有600米,我以为一口气就可以上顶,结果顺着山脊爬上一个大坡,以为到顶了,结果又是一个大坡,如此反复好多次,每次都是从希望到失望,到后来,完全麻木了,埋着头一步一步艰难地往上爬,当听到前面一阵欢呼声时,我想应该是到顶了。阳光和云海厮打着,某个瞬间阳光在风的帮助下驱散云层,周围的奥太基、奥太娜、奥太美三座雪山的身姿完全显露出来,阳光照得雪山泛着金色的光,转瞬间,又被云雾遮住了。

    风很大,大家兴致勃勃地摆着各种夸张的造型拍照,我取下保温杯,倒掉里面的水,在峰顶最高的地方装了满满一杯雪,我想把这山巅的这份洁净带回去,用它滋养那盆养了几年的蕙兰。


      拍完照,大家陆续下撤了。我是最后一个下撤的,看了看时间,正好上午11点。不经意地往云海里一瞥,竟然看见了佛光,一个彩虹般的光圈里有一个黑色的影子,像极了一个双手合十的人。领队是个藏族小伙,笃信佛教,他抢过我手中的相机,摆了一个虔诚膜拜的姿势,对着佛光按下快门。

      到了大本营,刚收拾好东西,天就开始飞雪了,洋洋洒洒地越下越大,打在地上发出暴雨一样的声响。不一会漫山遍野就变得银装素裹白茫茫一片了。高原的天气,就像一个青春期的孩子,性格分分钟都在改变,让人无法捉摸。

       4400,我的第一座用双脚丈量的雪山,海拔不高,却也并不容易。

谨此留念。



相关阅读
2015.12.11登顶三奥巴谷多之行

2015.12.11登顶三奥巴谷多之行

很多时候,并不知道为什么会那样毫无目的的去做一件事情,但终究还是做了,就像这次雪山之行。以前看过李大眼的一篇文章,写的是…

近距离接触三奥守护神山——巴谷多

近距离接触三奥守护神山——巴谷多

第一天晚上7点半在成都茶店子地铁站C出口集合出发,大概凌晨到达黑水县。第二天早上6点半起床,统一早餐后坐中巴车转牛X的拖…

参与评论

他们说...

关于我们
牧星简介
加入牧星
投诉建议
免责声明
联系我们
付款相关
支付说明
退款说明
订单查询
法律声明
户外装备